夜色

月隐



云梦院中新植了一棵紫色花树,名唤“蓝楹”,似乎是从西域引来的,枝干曼逸,风过花落,可谓赏心悦目。

这树是外商送给门派的,叶澜掌门以它嘉奖了门内的优秀弟子,云梦便也得到了一棵。

云梦在树下设了一套楠木桌椅,无事时闲坐饮茶,自得其乐。

手中托着瓶瓶罐罐,云梦自门外进入院中,清风徐徐,带着几片花叶打起了旋儿。一瓣花朵慢悠悠的飘下来,正好落到了桌上的双匕旁边。

云梦一笑:“来都来了,还躲起来。”

暗香便期期艾艾地从树后走出来了。

一些日子未见,暗香显然长高了不少,面上的稚气几乎不见了。

云梦抬眼打量他一番,整整齐齐的孤月套,肩甲护甲齐备,看样子不是来找她撒娇的。

暗香上前接过她手里的瓶罐,放到桌上,被她看的脸颊微红,不好意思地道:“怎么了,姐姐?”

云梦倒也没说什么,进屋取出一只白玉瓷瓶交给他,道:“这药效果奇好,你收着,万事小心便是。”

暗香眼睛晶亮,一把将她搂进怀里,声音里掺着一种趋于成年的低沉,道:“姐姐不必担心我,我只是想你了,来看你。”

云梦有些恍然,原来这个少年在不知不觉间,已经如此出色了。

“好,我知道了,我也想你。”

暗香便低低地笑了起来,埋首在她发间,似有若无的亲吻了一下。

“我走了。”他放开云梦,自袖袋中取出一样东西塞到她手里,转头抓起桌上的双匕佩在后腰,迈了两步,停了停,似乎还有话说,但终究没有回首。

云梦目送他离开后,低头一看手里的东西,不禁轻轻叹了口气。

一方精致素雅的织锦帕子,上面绣着一株午夜兰花,一只蝴蝶徘徊其上,翩然欲飞。

帕子里还有一把小小的流云状的同心锁。

她如何不明白。

只是她这一颗心,早不知被丢到哪里去了。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