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色

月隐



夜晚,星辰满天。

云梦提着一盏归鸾灯,和师姐妹们巡夜去了。

晚风习习,有湖水拍石的哗啦声,伴着细细虫鸣,让这一路也不至于太过无趣。

巡夜完毕,云梦告别了师姐妹,回到药庐,见里面未燃灯火,只道暗香已经走了,便提气跃到房顶,将归鸾灯搁置一旁,静静地看着天上的星星。

夜凉如水,云梦神情淡淡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“姐姐怎么一直不回屋里去?”

暗香的声音响起的同时,一件外袍披在了云梦身上。

云梦诧异地回头,道:“你没走吗?”

“这么晚了,我还有伤,姐姐忍心赶我走吗?”暗香将她拉起来,撒娇似的半搂着云梦,语气委屈。

清湛的夜色下,暗香疏朗的眉目间显出了几分成熟的线条来。

这个少年啊,他将和每一个少侠一样,终有一日投身到那纷乱的江湖中。

云梦暗叹,又怕碰到他的伤口,便也纵容了他亲密的动作,两人一起回到了屋里。

云梦去点了油灯,漆黑的屋子霎时明亮了起来。

“习惯不点灯,让姐姐误会了,是我不好。”暗香原纳闷云梦的话,这下可反应过来了,心道回去一定要暗示掌门发放灯油费。

云梦无奈的一笑。

由于两人并不是没有在一间屋里歇息过,加之云梦一直怜惜他年纪小,视他如弟,所以一个打地铺一个睡床,自然的很。

云梦做了个梦。

梦里有纷飞的大雪,有高耸的山石,还有一个神采飞扬的年轻剑客。

剑客站在山石上,大雪在他的周围飘荡,他极目远望,目光似乎穿透了雪幕,到达了那烟柳繁华的温柔富贵乡。

他离她这么近,又这么远。

“师兄师姐们说,等我再练会一套剑法,掌门便会允我下山了。”年轻剑客朗声笑道,比猎猎风雪还要恣意,“我期待下山,期待那个充满故事的江湖。”

云梦说不出话,只能温柔的笑。

自六百年起,云梦门派中人便甚少踏入江湖,剑客下了山,基本上就与她分道扬镳了。

“你会为我高兴的吧?”

对,我为你高兴,却为自己悲伤。

云梦笑的温柔,只是喉中哽咽。

这风一般的人,终究留不住。


@云梦以前喜欢的是华山少侠,可惜有缘无分吧,不敢多言。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