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色

月隐



云梦被掌门急召到微澜居。

看到叶澜掌门并没有懒懒地斜倚着卧榻,美丽的脸上罕见的流露着淡淡的悲哀和怜悯,云梦心中陡然升起了不好的预感。

“有暗香弟子来信说,你的小暗香伤重,恐怕撑不下去了,你且随阿止同去看看吧。”

云梦一惊。

叶澜早些年游历江湖,什么恩怨情仇大风大浪没见过,回来继承掌门之位后,平日里虽看起来慵慵懒懒,不怎么管事,但门道清楚的很,门派众人的行为举止都心中有数。

何况云梦身为掌门座下的优秀弟子,她和一个暗香的事情,叶澜怎会不清楚。

叶澜心道,说是远离江湖,又如何不是身在江湖呢,这弟子代代,皆被困于此,何时能破?

云梦自然明白叶澜掌门的苦心,行了礼便去寻叶止师叔一同启程。

暗香门派还是一派森冷,怪石嶙峋,灯影绰绰,夜枭嘶鸣,初入暗香门派,定会被吓的毛骨悚然。

云梦来的次数不多,却也不怕,因为这里的人都有炽热的情谊。

接引的弟子带着她们径直去了医阁。

里面气氛肃穆,一个师姐正在门外小声抽泣,看到云梦后,抓住她的衣袖,勉强开口道:“是我的错,师弟是为了救我,是我的错……”

云梦看着她哭花的脸,压制着心底的抽痛,安慰了她几句后,急切的想要去看看暗香。

他就在那里,睡着了一样。

云梦慢慢趴到床沿,伸手去探他的脉搏,却突然被这受了重伤的人抓住了手。

“姐姐,好想你。”暗香慢慢睁开眼,目光虽有些涣散,却真切地笑了一下。

“我也好想你。”云梦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,任他抓着自己的右手,又用左手去诊脉。

暗香的眼睛亮了几分,小虎牙若隐若现,“姐姐,我好喜欢你。”

“乖,姐姐也喜欢你。”手底下的脉搏越来越微弱,云梦终于忍不住,一行泪水无声无息的流了下来。

“姐姐别哭,我知道姐姐心中有人……”他惊慌地抬手去擦云梦的眼泪,喘着气道,“我们暗香是午夜兰花,原本就是亲吻不到心爱的蝴蝶的……但我见到了我的蝴蝶,已经很幸福了……”

他的气息也微弱下来了。

云梦眼泪越流越多。

“姐姐,我爱你……”暗香止不住地合上眼睛,“如果再来一次……”

他最终没能说完。

再来一次?

可惜不能再来了。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