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色

月隐

楚留香这个游戏,我从开服玩到现在,认识的朋友不多,遇到的事情也不复杂,明明喜怒哀乐都有,但总有一种模模糊糊转瞬即逝的感觉。

慢慢的,走的人越来越多,我怕哪天我也支持不住,头也不回地离开这个江湖而毫无踪迹,所以想留下一点东西做念想。

下面这个故事是根据我所了解到的一点江湖情仇改编的,详情我就不细说了,只是当时很受触动,想着如果有一个人能这般待我,便不枉这一场江湖大梦了。

文笔拙劣,勿怪。




正是春日好时节,和风细细,阳光温暖,那日光透过树梢泼洒下来,碎成一地斑驳的落花。

云梦就趁着这般好的天气,想把药庐里的药材都整理出来晒一晒。

谢绝了其他姐妹的好意,云梦一个人来回运送了好几次,好不容易把药材都都放到了屋外的长桌上,长长的舒了口气,又挽着衣袖挑拣药材 。

明亮的天光笼罩下来,映衬着云梦清雅的眉目,她神态从容,步履曼曼,犹如一个美丽的梦境,让观者不忍心打扰。

“姐姐。”

当暗香来时,看到的即是这样一副画面,不由得放低了声音唤道。他年纪小,音色本就轻软些,再一放低,更像是小姑娘了。

云梦闻言,先是扑哧一笑,放下手里的活,向他招手道:“今日怎么来了?快进来喝杯茶。”

暗香几步跨过去,眼眸晶亮,道:“姐姐,我又受伤了,来找你包扎。”他翻起衣袖,只见手臂上一道口子,虽然不长,但是颇深,血迹未干,粘连着外翻的皮肉,有几分恐怖。

难为他面不改色地赶到这里来了。

云梦有些心疼,急忙拉着他进屋坐下,找出自己常用的药箱,开始处理他的伤口。

取下暗香衣袖上的护甲,用丝带束住袖口,云梦半蹲着身子,大致清理了一下伤口,然后仔细的涂上金仙散,再用绷带一圈一圈的缠住伤口。

她低垂着眉眼,额前的碎发落下来,一摇一晃的,直接摇晃到了暗香的心里。

暗香专注的盯着云梦,并不关心自己的伤势如何。

“包扎好了,这几日都要注意了。”云梦放开他的手臂,一边收拾药箱一边道,“你们医阁的弟子对刀剑之伤应该处理的更好些,你怎么就直接跑到我这里来了?”话到最后带了点嗔怪。

暗香一笑,露出一颗小虎牙,让他犹带稚气的面容更纯真了些,只听他道:“我想姐姐了嘛,想来见你。”

云梦摇了摇头,轻叹道:“说话这么乖巧,可不像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呀。”

暗香微微一怔,紧张道:“我那时并不认得姐姐,行事冲撞了,我给姐姐赔罪……”

云梦抬手点了点他的额头,好笑道:“好啦好啦,怎么越活越孩子气了,我哪里真的生过你的气?”

暗香的眼眸又亮了,轻轻抓住她的手,郑重道:“我喜欢姐姐,不会让姐姐生气的。”

“乖孩子。”云梦欣慰道,“折腾这么久了,我去给你做点吃的。”便绕到后厨去了。

暗香看着她的背影,小虎牙又露了出来。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