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色

月隐



云梦还是在药庐中忙来忙去,庭前的蓝楹长开不败,美的如梦如幻。

只是再没有一个经常来找她,看着她的眼睛说“好想你”的暗香了。

云梦医术越加精湛,一盏清欢灯,彰显着她在门派内的出众地位。

随着海外门派沧海的到来,中原各门派来往的次数大大增多,尤其是如尘僧人带来的“炼心问道”,使沉寂许久的江湖前所未有的热闹了起来。

这些日子,云梦门派中有辞别师门另寻他道的,亦有不辞辛劳拜入门中的,人来人往,走走留留。

哪能真正避开江湖呢。

但凭他人如何议论,云梦依然手持清欢灯,身姿婷婷,坚守在这一片飞瀑流泉中。

她已经是颇有盛名的妙手医者了。

又是一年春日,阳光大好,鸟雀啁啾。

云梦组织众弟子整理止水居内的医书宗卷,尽量全搬到外面去晒一晒,以免书卷受损。

正忙碌间,一个小弟子传话道:“师姐,有武当道长求见您,在杏林居。”

云梦抬手擦擦汗,对她一笑,“我知道了,谢谢你。”

小弟子脸一红,忙道:“师姐客气了。”便小跑着离开了。

云梦理理裙裳,安排了余下的活计,就提步去了杏林居。

在杏林居转了一圈,云梦并没有找到武当道长,心道可能已经走了,准备回止水居时突然心中一动,绕去了自己的药庐。

蓝楹缤纷,清风卷着花叶打起旋儿。

树下站了一个人。

束发,戴冠,负匣,秋水衫。

云梦突然一笑:“道长可是来求医的?”

那道长转过身来,眉目疏朗,自成风景,“在下特来求医。”

云梦笑容更深了,直比天光还要耀眼,“道长有何疾?”

“相思之疾。”

——午夜兰花无法拥有蝴蝶,如果再来一次……

——如果我不是兰花呢?



可能会有小可爱没怎么看明白,我交代一下。

后面出来的道长就是之前的暗香,暗香并未真正死去,但是暗香也以为自己没救了,至于为什么最后是假死……有美丽的叶澜掌门和兰花先生关先生呢,为孩子们操碎了心,咳咳。

游戏中,暗香和云梦在合区,但是不同服,当时帮派也不通,暗香是换了个武当号来找云梦的,所以我就按着自己的思路这样处理了。

事实是他们并未在一起,无非一场风月吧,但是作为我笔下的人,我想让他们在一起。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