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色

月隐



年年岁岁花相似。

云梦修为越发精进了。

她资质本就上乘,又肯下功夫苦练,是门派中较早取得千铃灯的弟子,很快就独当一面了。

她挽着精致的髻,衣袂翩翩,每日都要提着灯去诊治病人,隔几天还要同门派中的佼佼者交流医术,叶澜掌门有时也会来指点一番,日子虽过的平静,但也不乏趣味。

这一日,云梦诊治的是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,小男孩只是感染了风寒,问题不大,云梦熟练地写好方子抓好药,想到孩子会体弱一点,还特意叮嘱了男孩的父母不能疏忽。

她这边说完,回头看到小男孩皱成一团的小脸,忍不住一笑,安慰他道:“放心放心,喝几副药就好。”

谁知,一听到“喝药”,男孩的鼻翼抽动了几下,小脸皱的更厉害了。

周围的人都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看到男孩的父母无奈又宠溺的眼神,云梦打开随身的小荷包,从里面翻出几块包着的桃花酥来,递给小男孩,笑盈盈道:“风寒好了才能去玩呢,乖,不要让爹娘担心。”

男孩眼睛一亮,双手接过桃花酥,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看着云梦的温柔的眸子,小声说了句“谢谢姐姐”。

云梦轻轻拍了拍他的发顶,心中却想起了暗香。

第一次见到暗香时,是三年前,江南的郊外。

那时她和几位师姐去严州城采买药材,途径芳菲林时,绚烂的粉色花木极为茂盛,落英缤纷,与门派里飞瀑流泉的景象大为不同,让她们不禁放慢了步伐。

出于一个医者的敏锐,她们自清淡的花香中嗅到了一丝血腥味。

云梦被护在最后,慢慢的跟着师姐们寻迹而去,果然在深处的灌木丛中看到了一个受伤的人。

是个年岁不大的小小少年,身上是迷迭衫,被刀剑割了几道,衣服上浸着血迹,把暗紫色都染成了黑色。他半睁着眼,明明意识不甚清醒,眉目间却自有一股狠戾,像一头獠牙未出的狼崽子。

云梦只听得几位师姐道:“是暗香弟子,这么小的孩子,还是刚入门的。”

江湖皆知,云梦门派济世救人,而暗香门派以杀止杀,两派各寻其道,难免会有争执。

但是云梦知道,两派私底下研讨医术,来往颇多,关系并不像外界传言那般恶劣。

比如,路上看到了受伤的暗香弟子,她们还是要先带回门派加以治疗的。

只是,这个看上去就很凶的小少年一直紧紧攥着匕首瞪着她们,有点棘手。

师姐们温柔地对他说话,他好像根本听不进去,全然不相信的样子。

要怎么办呢?

云梦记得,自己凑上前,也是打开小荷包,把新鲜的桃花酥送到暗香面前,笑颜如花道:“给你这个,我们不会伤害你的,和我们回门派好不好?”

彼时的小小少年,哪里抵挡得住女孩的纯净笑容和散发着香甜气味的桃花酥呢?





说的就是少年不识爱恨一眼就心动呀。


评论